服务热线:0760-28200522

    老鸭酒后吐珍言(3)——灯红酒绿(下)
    所属分类:行业资讯发布时间:2018-01-22:

            据《太平御览》记载,唐太宗贞观十三年(公元640年),侯君集率领唐军大破高昌国(今新疆吐鲁番),唐太宗从高昌获得马乳葡萄种和葡萄酒酿造法后,(是否曹丕的酿酒法不佳或已失传?不得而知)不仅皇宫御苑里大肄种植葡萄,还亲自参与了葡萄酒的酿制,真正实践了Mis en Bouteille au Palais,会否比波尔多还早千多年?老鸭不敢置喙,以免如前文所讲,再次惹来杀身之祸。
     

     
     

            上述的马乳葡萄外皮青绿,由于葡萄粒大,每颗6-8 gm,且形状酷似马匹的乳头而得名。对葡萄酒稍有认识的都知道,无论甚么颜色的葡萄,都可以酿造白酒,而只有黑皮葡萄才能造出红酒来,既然马乳葡萄是青色的,那么有理由相信,唐太宗酿造和饮用的是白酒。老鸭以前曾经,现在仍然不断,向有识者发问,白酒为甚么叫白酒?英文white,法文blanc,意文bianco,但横看竖看,它都不是白色的,但至今还没得到一个使老鸭满意的答案。如果读者尝试过,或参观过酿酒,就知道白葡萄酒发酵时,汁液上浮着青青绿绿的泡沫,还散发出一阵酸馊味,不了解的可能会觉得呕心。又或于酿酒季节旅游到欧陆产酒国,部份居民就爱饮这些时令的半汁半酒的半制成品,酱状物甜甜的有点酒味,最特别的是它因为发酵还未完成,所以带有浓烈的馊味。就算发酵完了,新酿出来的白酒颜色偏绿而混浊,经过过滤和放得久了才渐渐澄清及转黄,却仍带一丝的青。但无论如何,它都不是白色的。那年代,中土就管这种葡萄酒叫「绿酒」。
     

     
            刘禹锡的《蒲桃歌》,也有提及葡萄品种,「马乳带轻霜,龙鳞曜初旭。」马乳葡萄上带着的一抹轻霜,不就是描绘了白酒葡萄皮上的野生酵母吗?而龙鳞,应该是红酒葡萄的一种,颗粒晶莹如初升红日。马乳葡萄现在不时在市场可以买到,是很好的食用葡萄,已经没有酿酒师拿它来酿酒了。至于龙鳞,可能因为果粒紧密如龙身上的鳞片而取名,究竟它会是现代的甚么品种?这不谛是个好名字啊!

     

     
     

            「你精我都精,饮杯山西竹叶青。」我们华人早在千多年前的唐代已经饮用山西汾阳县杏花村竹叶青了,难怪变得如此精明,所以叫唐人是错不了。不过上面这两句是出自八十年代香港的电视广告,下面四句才是杜牧讲汾酒的唐诗。
     

    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    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